柳州在线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柳州资讯,内容覆盖柳州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柳州。
首页 国际宏观宠物房产产品彩票读书实时文化旅行教育情感团购宏观收藏财经硬件良品理财摄影
3岁男童乘黑幼儿园校车回家路上遭碾轧殒命

3岁男童乘黑幼儿园校车回家路上遭碾轧殒命

  本报记者李保健/文田明/图行唐县只里乡东家村3岁的凯凯,自幼体弱多病,家中也是多灾多难,欠下不少外债,为此父亲在外打工,母亲奶奶也忙不过来,两个月前将凯凯送进了幼儿园,01月13日下午,凯凯坐着幼儿园的校车回到村子里,刚从车上下来便遭遇另一车辆碾轧,永远离开了人世,据了解,凯凯所在的阳光幼儿园并没有在教育局办理注册手续,而凯凯的家属认为,幼儿园在校车管理方面存在安全隐患。

  记者了解到,“黑幼儿园”在行唐县普遍存在,用行唐县教育局办公室一名负责人的话说,散落于行唐县各乡村的民办幼儿园没有一所在教育局注册登记过,教育部门虽然三令五申要求这些“黑幼儿园”停办或整改,但在落实中往往无计可施,费尽周折一根“独苗”“我走的时候孩子还活蹦乱跳,回来已经躺在了殡仪馆,早知道这样,说啥我也不能出去打工啊!”凯凯的父亲,29岁的皮龙刚直挠头。

  尽管悲痛不已,男人们还在忙碌着处理孩子的后事,而凯凯的妈妈、奶奶,则全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所击倒,这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家庭,2018年,身为老大的皮龙刚走进了婚姻殿堂。

  婚后3年妻子一直没有孩子,费尽周折总算怀上了凯凯,产前孕检却发现夫妻二人的血型很容易产生抗原抗体,导致胎儿发生溶血,可出现流产和死胎,皮龙刚筹了笔钱带着妻子来到石家庄,总算平安生下凯凯,凯凯出生半年后患上肺炎,高烧持续不退,还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

  祸不单行,皮龙刚的父亲又突发脑溢血,后来完全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为了给这一老一少治病,家里欠了大笔外债,今年01月,皮龙刚的爷爷又不慎摔断了腿,卧床不起。

  为还债,皮龙刚远赴浙江去打工,妻子也在本村一家村办企业找了份临时工,皮龙刚的母亲既要照顾老人,还要照顾老伴,不得已,只好于两月前将凯凯送到了位于西家村的阳光幼儿园,每天早晨7时许,奶奶把凯凯送上幼儿园的校车,下午17时30分校车再将孩子送回村里。

  生活似乎步入了正轨,然而谁也想不到,灾难会突然降临,3岁幼童遭碾轧殒命“如果我早点赶到校车旁,将孩子堵在车里,也许能躲过这场灾祸”皮龙刚的表弟王震含泪向记者讲述了车祸的经过。

  01月13日下午,皮龙刚的母亲脱不开身,打电话给同村的侄子王震,让他到家门口的街道边接凯凯,王震刚到街上,幼儿园的校车———一辆十余座的金杯面包车已经停在了街边,十几个孩子正从车门往外跳,王震跑上前,朝车厢里喊凯凯的名字,无人答应。

  当时车厢里还有十几名孩子,司机坐在驾驶室,一名老师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坐在车头位置,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呼,紧接着人群出现一阵骚动,所有人都跑到校车车尾处的街道上,王震挤过去一看:凯凯遭到路上一辆面包车的碾轧,已经躺在血泊中。

  王震迅速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凯凯的妈妈闻讯赶到现场,将奄奄一息的凯凯抱在怀里,喊着儿子的名字,不一会救护车赶到,大家急忙将孩子往医院送,没等赶到医院,孩子就已没了呼吸。

  校车家长对接存漏洞?皮龙刚得到消息连夜从浙江赶了回来,看到的是儿子冰冷的尸体,王震说,当天核定能坐十来人的面包车上至少有二三十个孩子,到了村里,老师没有下车,任凭孩子们四处乱跑,直到凯凯出事之后,老师才下车看了看,之后和司机开车又去邻村送孩子了。

  如果校车到了村口,能在逐个点名后将孩子交到家长手里,惨剧也许不会发生,凯凯的姥姥、姑姑也告诉记者,阳光幼儿园虽然是西家村的一家村办幼儿园,但是包括西家村、东家村、连家庄等周边村庄的不少孩子都在该幼儿园上学,校车长期严重超载,每天早晨家长们将孩子送到车上,而下午送孩子回来时,老师和家长不是一对一交接,每次都是直接打开车门让孩子们自己下车,之后校车径直离开去下一个村子。

  记者询问了东家村几位村民,均称校车上的孩子确实较多,具体有多少孩子不清楚,目前,肇事司机已被警方控制,皮龙刚说,01月13日他们找到了幼儿园,但对方认为幼儿园方面没有责任。

  阳光幼儿园没“户口”幼儿园和校车有无手续?校车存不存在超载问题?01月13日下午,老师是否将孩子交到了家长手中?带着这些问题,记者于01月13日上午找到了位于西家村的阳光幼儿园,这是一座二层居民楼,院子大门紧锁,外墙上画着几幅儿童画,敲了半天门,里面无人应答,院子里静悄悄的,也听不到说话声。

  周边邻居称:“幼儿园昨天还开着,今天不知为啥关门了!”幼儿园的外墙上写着一个联系电话,记者多次拨打,均无法接通(后从教育局得知,该号码是园长手机号),记者打听得知,阳光幼儿园是西家村一村民所办,但是几经询问,村民们一听幼儿园的名字,均匆匆而过,“阳光幼儿园并没有在教育局登记注册。

  ”行唐县教育局办公室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按照要求,幼儿园都必须在教育部门注册登记,并且登记注册的幼儿园必须在校舍、师资力量、园区设施等达到标准,事实上,没有几所幼儿园能通过验收,教育部门也就无法给其登记。

  该负责人称,阳光幼儿园没手续教育局也知道,也曾要求其关停或整改,但是往往是前脚走,幼儿园后脚又开门办学,尴尬的是,教育部门没有强制执法权,尽管三令五申要求这些“黑幼儿园”要么关门,要么改善办园条件“变白”,但“黑幼儿园”摸清了教育部门的脉,就是不理不睬,对此教育部门也是无计可施,民办幼儿园成管理短板“行唐县农村现在还没有一所在教育部门正规登记的民办幼儿园,在各乡镇的公办幼儿园也不多。

  ”行唐县教育局办公室一负责人说,这些年县里建了几所公办幼儿园,但是历史欠账太多,财力所限,正规幼儿园的建设不可能一蹴而就,“这起事故看似偶然,实则早就存在隐患”一位资深教育人士称,从全国来看,出事的多是农村民办幼儿园,这些幼儿园无论是校车还是管理,均存在严重隐患。

  “黑幼儿园的大量涌现有其深层次原因”,公办资源跟不上,要从教育部门取得办学资质,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农村幼儿园很难达到这个要求,而目前农村大量青壮劳动力外出打工,留守儿童无人看护,又亟需全天托付的幼儿园,看到有钱可赚,“黑幼儿园”大量涌现,租赁几间民房,或者将自家房屋稍微一收拾,有点实力的雇几名幼儿师范毕业生,没条件的就从村里招几名村民,挂块牌子就开始招生。

  “黑幼儿园”多了,也开始争抢生源,有的添置了校车,承诺接送,“黑幼儿园”本身利润不大,因此不会舍得投入十几二十万元去购买校车,用二手车、改装车、报废车当校车的情况屡屡出现,超载现象也是屡禁不绝,“黑幼儿园”在管理上也往往存在漏洞。

  举个简单的例子,城市里的公办幼儿园会将孩子一个个交到家长手中,而农村办不到,校车要赶路,往往将孩子送到村子里就“放羊了”,彻底解决“黑幼儿园”问题,必须先解决农村正规幼儿园匮乏问题,但短时间内很难达到,这位教育人士认为,有关部门应加大管理力度,政府牵头,让多部门齐抓共管,尽量减少潜在的安全隐患,并制定问责机制,一旦有部门掉链子,就由领导承担责任。

(编辑:柳州在线)
柳州在线 Copyright 2017 www.zqldgxxx.com ICP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3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10370910号
柳州新闻 柳州生活 柳州天气预报 由柳州在线发布 由柳州在线承办